活佛世家


第二世敦珠法王(孫達仁波切的外公)

第二世敦珠法王出生於藏歷第十五繞迥水龍年(1904) 六月初十清晨,出身地為西藏東南墨脫地區,蓮師四大隱蔽聖境之一的“貝瑪谷” ,據說法王出生時天空中出現無數祥瑞之兆,敦珠法王出生於望族,父名為諾布丹增,是“貝瑪谷” 地區噶陀寺的著名活佛,母親南佳卓瑪,是著名掘藏師耶那寧巴的女兒。
第二世敦珠法王自幼聰穎過人,在名師指點下,廣習經論,接受密法教授、灌頂、口耳傳承、各種口訣、密疏、戒律等。年長一些後,周遊各大學寺院,如敏珠林、多杰扎、塔吉丁寶林、噶陀、佐慶等寺院,學習更多傳統修法與佛法哲理。雖然敦珠法王博學各門之密法與學問,卻對寧瑪巴傳統尤感興趣,法王認為寧瑪派獨有的大圓滿法中的阿底瑜珈部,更能直指覺性,是九乘次第中之最高,並認為阿底瑜珈包含了佛陀教法的每一面,能最準確,最直接地教化覺悟與智慧。因此法王又重返以寧瑪教法馳名于世的敏珠林寺院,繼續研習及接受更多有關的教授。此後,敦珠法王終生致于弘揚寧瑪巴教法,成為一代寧瑪法王,受到世人尊敬。敦珠法王一生著述極其豐富,並善于以詩歌,偈頌等形式,把佛教的一切傳統、歷史、密乘法要、儀軌,運用水晶般透明的文字自然而然地表達出來。另外有關醫藥星象,內明的、著作也很多,並撰寫了西藏的歷史。最著名的有《佛陀教法基楚》、《寧瑪教史》、《敦珠新寶藏》等25函。敦珠法王另一項主要工作是修訂,修正與編篡古代經典及現代的典籍,句括了寧瑪巴教傳派的全部典籍《寧瑪噶瑪》58函,以及敦珠寧巴所結集之典籍,論著與岩取法要等,全部共印發80餘函,仍未印發行者亦不少。

敦珠法王是擁有所有寧瑪巴傳統的,同時也是當代著名的偉大掘藏師,西藏佛教之最終教授大圓滿的權威導師,更是當今許多著名仁波切的上師。
敦珠法王在西藏和世界各地建立了許多寺院及弘法道場,弟子遍及西藏、不丹、印度、拉薩克、北美洲、歐洲等地。後來應蓮花生大師的授記:「鐵鳥升空,密法面渡」,長期居留于西方。
雖然敦珠法王已經被認為是完全證悟大師、持名,法王每天仍堅持在太陽初升前修法,于早上為所有皈依法王的人祈禱;于黃昏為亡者修法;法王不斷為曾見過他、聽聞他、接觸他、甚至想起法王的人祈禱:加持他們得以解脫。法王盡量令各階層人士接觸他,所有曾接觸過法王的人,都會被其熱誠、平實、幽默、寧靜、祥和、謙遜與慈悲所感染,並驚歎于法王的深邃之智慧、透徹之哲理和幽默的學識。
一代宗師敦珠法王,縱已成就,亦以利益眾生而示現生死如幻,諸行無常,于1987年1月17日,在法國南部的博都閉關中心圓寂,法體安奉于尼泊爾敦珠祖廟。
依怙主等二世敦珠法王示現居士身,先後兩次婚姻,等一位妻子名詩丹玉珍,育有四男二女。

長子聽列諾布仁波切,是龍清巴尊者及第一世敦珠法王長子的化身,為寧瑪大成就者及學者,亦是第三世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的父親。他共有五子三女,其中四個兒子都是薩迦、寧瑪的活佛。
聽列諾布仁波切(孫達仁波切的大舅父)


次子多拉金美曲吉尼瑪仁波切,出生于1932年,5歲時被康巴地區薩迦派寺院歇武多幹寺認定為十五世多拉活佛的轉世,多拉金美曲吉尼瑪仁波切是第三世敦珠法王的父親。
多拉仁波切(孫達仁波切的二舅父)、孫達仁波切五歲時,已跟隨多拉仁波切學習,接受特別教育。

三子名班丹諾布,是一位寧瑪派著名活佛,曾是拉薩哲蚌寺的活佛。

四子名多杰豹生,20世紀50年代于北京就學,“文革”時期不幸逝世。

長女德青玉珍,現在負責管理敦珠法王在工布地區的寺廟,是位女主持。他丈夫是喇嘛林的活佛。

次女貝瑪玉珍,她育有七子一女,最小的兒子就是孫達仁波切。

第二世敦珠法王的第二位妻子是寧聖汪姆,育有一子一女,兒子嚴佩達哇仁波切,是一位大修行人,繼承父之傳承系統,管理父親在尼泊爾的寺院,並在歐洲及美國大力弘揚佛法。他與不丹公主成婚,育有二子一女,長子被認定為噶陀寺活佛噶陀錫杜仁波切,次子鬆杰仁波切是西藏波密縣普龍寺的活佛。


孫達仁波切與宗薩欽哲仁波切(孫達仁波切的表哥,也是仁波切上師)



孫達仁波切與第三世敦珠法王(仁波切的表弟)

法王的私人圖書館,是藏地以外收藏珍貴手卷及典籍最多的地方。法王著作《寧瑪教史》至今仍為最具權威性的文獻,並已被譯成英文及漢文。很多寧瑪巴經典,以至孤本,如《蓮師廣傳》《寧瑪巴十萬頌》等,因第二世敦珠法王將之收集,編篡,重印及弘揚而得以留傳後世,傳教之傳承亦因其恩德所致,弘揚及延續至今。

第三世敦珠法王
第二世敦珠法王曾預言自己的下一世也將在本家族中轉世,第三世敦珠法王出生于藏曆第十七繞迥金馬年(1990) 。據說在他出生前,父親多拉仁波切曾經多次夢見其父二世敦珠法王來到他的家中。而母親貝瑪康卓也看到很多瑞相,有一天,從房頂上,升起一道絢麗的彩虹,此後彩虹不斷出現,甚至曾有彩虹出現在房間裡,她在這種吉祥的預兆中,靜靜地等待孩子的降生。
孩子降生後,有許多不同派別的大修行者去朝拜他,有的說他是薩迦巴活佛的轉世靈童,也有的說他是格魯巴活佛的轉世靈童。後來,一位空行母化身的女性,寧瑪巴掘藏師朶頓的女兒,修持終身閉關的達拉康桌,用空行母字體寫成詩篇,然後譯成藏文,以授記的形式,認定這位有著靈異瑞相的孩子,就是第二世敦珠法王的轉世靈童。
後來,第三世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回鄉:看望堂弟,更是拜見爺爺,第二世敦珠法王的轉世靈童,仁波切為靈童舉行了大灌頂,並賜予法名具瑪俄色———意謂蓮花之光。
據說大灌頂儀式時,屋頂上出現了三層彩虹,非常耀眼,非常祥瑞。曾與第二世敦珠法王互為師徒的寧瑪巴大成就者戚操仁波切,印證並認定敦珠法王已順利轉世,回到自己的家族中,根據傳統,戚操仁波切成為第三世敦珠法王的根本上師。
19941125日,這個特殊的日子(是當年釋迦牟尼為了報著母親的恩德,到天上為母親說法,圓滿後從天下降的日子) 在尼泊爾的果道哇裡金剛亥母的秘密聖境,正式舉行了第三世敦珠法王的升座大典,典禮主持人為戚操仁波切,參與者還有寧瑪法王貝諾仁波切、第三世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西欽饒蔣仁波切、噶陀錫杜仁波切等等高僧大德,出席人數超過12000人,典禮盛大而莊嚴。
跟據第一世敦珠仁波切授記,所有曾經與敦珠仁波切接觸過的人,無論是與他見面、回憶,還是親身接觸,都能獲得解脫,並且將來會投生到佛教理想王國“香巴拉” 國。康巴地區著名堪布晉美彭措仁波切也說:「敦珠仁波切回來後,寧瑪教法就可以再次發揚光大」。

第三世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

        寧瑪派大德依怙主聽烈諾布仁波切娶的妻子來自貝瑪寧波家族,她的父親是著名的竹巴噶舉喇嘛,終身修持“那若六法”,獲得大圓滿證覺。不久,聽列諾布仁波切夫婦喜獲長子,這位出生于仁波切世家的男孩,很快便被認定為德格宗薩寺主,二世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的轉世靈童。我們現在看到的是為蔣揚欽哲仁波切致敬的祈請頌辭:
法界怙主白瑪東俄楞,
無二蔣揚曲杰洛珠尊,
化身土登曲杰江措知,
虔誠祈請加持本性淨。
        第三世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于196176日降生於不丹,他被認證為文殊師利菩薩的化身。7歲時,由祖父敦珠法王授以法衣,並由頂果欽哲法王在不丹為其主持升座大典。其後十餘年間跟隨許多高僧大德學習鑽研了佛學法要,從1981年開始傳法,先後到澳洲、東南亞、香港、臺灣、日本及韓國等地弘法,此後隨緣度眾。如今弟子遍及全球,為新一代最具風格及名氣的大仁波切之一。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以深入淺出的弘法方式,通過世俗生活中的電影、音樂、藝術、幽默等演說方法,將佛法滲入人心,仁波切的作風果斷而大膽,將一些佛教的名理與概念,以嶄新的理念加以詮釋,仁波切的坦率、真誠、謙卑、敢言而無畏,深深地打動了聽眾。仁波切弘法多年,其間經常閉關修持,對自身的要求也從不鬆懈。仁波切很少舉行灌頂,而喜歡以說法的方式,啟發弟子們的智慧萌芽,再引導他們作進一步的閉關修持。,仁波切的踏實而穩健的作風,為他建立了一種既清新、爽潔而又帶有剛強之氣的獨特形象,為新一代的修行人樹立了典範。仁波切為了培訓人才,利益後世,開辦了佛教大學和閉關處多所,造就許多有學問和有成就的導師,遍及整個世界去弘法利生。仁波切除了承繼在西藏東部弘法的職責,主持宗薩大學及其閉關中心外,亦在印度、不丹、西錫金之聖地扎卡塔西頂開辦佛學院及大學。
        仁波切還建立了“悉達多本願佛學會” ,弘揚“不分教派” 的思想及佛法。學會分布於加拿大、美國、德國、印度、澳洲、臺灣及香港。仁波切還根據頂果欽哲法王的指示,制造了數以千計的經過特別修法的寶瓶,由各喇嘛或堪布帶往世界各地埋藏地底或投入海中,來祈求世界和平,以及生態環境的平衡和調和,這項行動歷時數年,仁波切花了無數的精力、金錢與時間,也體現了其無盡的慈悲與毅力,以實際行動寓修持於日常生活中。

        仁波切秉承了藏傳佛教優秀的傳承與教育,是一位出色的上師,由于推行“不分派別” 的優良傳統,更彰顯出胸襟的寬大,將人們的思想引導向修持佛法的正確觀念。
         前幾年,看到一部電影,名為《世界杯》,正是仁波切的杰作,這位藏族歷史上第一位導演描繪了在一座封閉的寺院裡,小沙彌們想世界杯足球賽,終于獲得翁則的同意,凑錢租來電視,與電視上狂熱的球迷一起,觀看了一場世界頂尖級賽事。後來仁波切又拍了《旅行家與魔術師》。